<select id="mAMfE"><li id="mAMfE"><output id="mAMfE"><li id="mAMfE"></li></output></li></select><strong id="mAMfE"><sub id="mAMfE"><link id="mAMfE"></link><ol id="mAMfE"><keygen id="mAMfE"><q id="mAMfE"></q></keygen></ol></sub></strong>
    • <ins id="mAMfE"><ol id="mAMfE"><datalist id="mAMfE"></datalist><thead id="mAMfE"></thead></ol></ins>

      <object id="mAMfE"><label id="mAMfE"><b id="mAMfE"><var id="mAMfE"></var></b></label></object>
      1. <canvas id="mAMfE"><tbody id="mAMfE"></tbody></canvas>

        从“上海之夜”看中国经济 ( 2019年11月15日 10 : 31 )

        从“上海之夜”看中国经济

          贸易摩擦风波下,上海这座处于经济全球化最前沿的城市,经贸图景呈现出什么样的变化?

          观察一座城市的经济活跃程度,“夜晚”是公认的“最佳角度”之一。当国际贸易面临挑战之时,上海“不夜城”的星光,却依然可以从远离市区的洋山深水港开启。

          上海港傍晚的壮观

          “我们的港口比以前还要忙。”上港集团相关负责人说,24小时运作的洋山港,每天傍晚六七点是景象最壮观的时候。

          记者在现场看到,停靠在洋山盛东港边的是一艘巨型载货轮“中远海运摩羯座”,连装带卸计划要搬运近1万个标准集装箱。完成装卸的巨轮在次日凌晨离港,长三角一带的进口商品从这里集体出发,再被运到超市,走进千家万户。

          今年一季度,上海港集装箱吞吐量达到1041万标准箱,在外部环境严峻的情况下,仍逆势同比增长6.9%。上港方面介绍,欧美航线箱量一季度仍有较高增长,东南亚、日韩航线的业绩也在稳步提升。

          去年至今,上海港多次大幅调降相关服务费用,推出电子单证压缩通关时间,口岸成本持续下降。出色的营商环境让上海在跨境贸易的“后硬件时代”继续保持全球领先优势。同时,今年以来上海港“水水中转”业务快速增长,有效对冲口岸进出口的下行压力,进一步提升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枢纽功能。

          “港口贸易一头连着金融结算等现代服务业,一头连着更大范围的消费与制造。所以洋山港的背后,是陆家嘴的摩天大楼和长三

          角的广阔腹地。”上:皆艘底噬钭冶硎。

          摆渡车上的通话声

          北京首都机场,前往上:缜诺暮桨嗝刻熳钔碓22点前起飞。21点—22点之间的众多京沪“夜宵线”,总是人声鼎沸。

          21:30,记者在首都机场航班摆渡车上看到,满满的车厢里大多是商务旅客,有人顾不上刹车摇晃,还在拨打电话,敲定第二天一早在上海的订单洽谈细节……

          “京沪快线上的商务客喜欢买最早班和最晚班的机票,很多人偏好当天来回,对价格毫不敏感。”虹桥机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          “提速后,高铁商务客流增速更快。”铁路方面相关负责人介绍,京沪高铁日均50万人次,往返直达京沪的约有1万—1.5万人次,其中商务客是主要组成部分。这条贯穿中国经济大动脉的高速铁路,已经提上了

          A股的上市议程。

          “晚安”声中的清晨

          午夜时分,虹桥枢纽前,出租车顶灯连起一条绿色的“灯带”。站在排队等车的蛇形通道里,国泰君安投行部总经理金利成早已熟悉了那样的夜景。

          “从科创板开始筹备起,上海的许多投行就基本告别了休息,白天和黑夜的界限已经不是很明显。”金利成告知,近期全国各地太多企业想了解科创板,自己一周坐了5趟飞机、1班高铁,在全国范围内去推介。

          不出差的时候,他们的晚上同样忙碌。因为国泰君安保荐的一些企业有境外背景,所以只能在晚上才能和美国、开曼群岛的相关人员交流沟通,电话会议经常开到深更半夜,“每次老外挂电话说‘goodnight’(晚安)时,上海早已是第二天清晨了。”奋斗获得了回报,上海投行团队保荐的多家企业拿到了科创板受理批文。但忙碌并未停止,等待他们的,还有接下来的一系列环节,以及更多的申请上市企业。

          “舍不得睡觉”的心态

          投行券商挑灯夜战的同时,创新者更是面对着前所未有的机遇,“舍不得睡觉”是今日上海业界常见的心态。

          天色渐晚,长宁区金虹桥国际中心,人工智能“独角兽”依图科技的AI芯片团队仍紧张讨论着下一代方案。

          5月9日,依图科技自主研发的云端AI芯片questcore一经亮相,业界惊艳。在现场插电演示中,公司首席创新官吕昊手持一台体积与15英寸苹果笔记本电脑相当的依图原子服务器,成功带动200路摄像头同时完成实时智能视频分析任务,其性能比肩特斯拉于4月所发布的全自动驾驶计算机芯片。

          依图造“芯”用时2年,其中奋斗一言难尽。正如依图科技CEO朱珑在发布会现场演讲时的结束语:“科技进步极大降低了创新所需的经济门槛,但创新所需的精神门槛——勇气,却从没降低过。”眼下,下一代依图AI芯片已在研发中,这颗中国“芯”有望服务于更多智慧城市的实际场景。

          走空运的国际订单

          “不夜城”的光,从机场延续到陆家嘴,再到城市多个副中心,是一种常态。然而近段时间以来,夜空中的“光带”出现新趋势:它从市中心向更远处辐射、延展。

          凌晨4点,通常上海远郊地区的夜色中只有路灯照明。如今位于嘉定的制造业基地里,联影医疗的车间灯火通明,总是持续到4点。绝大多数当地人深处梦乡时,这里的几百名夜班工人走出厂门,骑着电动车回到附近的居住地休息。

          “一些国际订单催得特别急,数吨重的磁共振设备下线后,有买家直接走空运,光运费就是十多万元人民币。”联影医疗磁共振产品生产经理王德波介绍,尽管一定程度上受关税政策影响,但美国买家,尤其是科研机构仍对联影的最新产品青睐有加。

          为此,企业生产部门采取两班倒,凌晨4点,正是晚班下班时间。夜班辛苦,但联影却是颇受外来务工者欢迎的企业。

          “到上海打拼,都是为了挣钱,有加班工资可以挣的,一定是好企业。”一名生产线上的工人说,今年汽车行业不景气,不少工人从当地的汽车厂投奔到高科技新兴产业,“能赚加班费”,是一个重要理由。

          睁眼后的第一件事

          鸟鸣声起,闹铃响在日出前。汽车公司的员工睁眼第一件事,是打开手机看后台,他们看的却不是卖了多少辆车。

          在行业变革的风口上,上汽集团正在争分夺秒地创新求变。一个完全市场化、互联网化的团队——享道出行,从传统制造业国企,轻装杀入网约车服务的战场。

          拼到现在,这家国资背景的互联网企业,交出了它的首份成绩单:超过140万注册用户,完成近350万单,口碑在同行中一马当先。由于享道出行的网约车车辆全部采用上汽集团旗下品牌,“制造业服务化”在上海汽车工业加快实现。

          “汽车行业现在搞服务业,这不是赶时髦,是必须要做的事,绝不能将这一块拱手让出。”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表示,主动跳出“舒适区”后,传统制造业找到了离消费者更近、更直接、接触频次更高的连接点。

          “这样的节奏是过去难以想象的,以前销量按月计,现在市场数据都是以天计算还嫌太慢。”享道出行相关负责人说,清晨打开APP的后台,如果看到市场数据上升,就说明昨晚没有白忙。

          太阳每天照常升起。动力不竭的城市,朝着光明的未来,从来不知疲倦。